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同饮寻江水,同砍十万大山柴,为何韦昌辉如此厌恨杨秀清?

2023-06-01 11:16:12 57

摘要:太平天国老乡关系,非常有意思,没有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”之感情,有的是血与火之内斗与倾轧。杨秀清与韦昌辉、石达开与秦日刚、杨辅清与韦俊、陈玉成与李秀成,这几位老乡不但没能相互帮忙,有些还背后捅刀子,实在是有意思。在此,笔者就来说说北王韦...

太平天国老乡关系,非常有意思,没有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”之感情,有的是血与火之内斗与倾轧。杨秀清与韦昌辉、石达开与秦日刚、杨辅清与韦俊、陈玉成与李秀成,这几位老乡不但没能相互帮忙,有些还背后捅刀子,实在是有意思。在此,笔者就来说说北王韦昌辉与东王杨秀清之“老乡情”,他们均是桂平县人,同饮流经此地的寻江之水,同砍附近十万大山之柴火,是如假包换的老乡。然而,韦昌辉响应洪秀全号召,回京发动“天京事变”,诛杀杨秀清,同时将东王府血洗一番,数千人丧命。韦昌辉发动“天京事变”,及其扩大化,原因很多,但北王厌恨东王肯定是重要原因之一。那么,同饮寻江水,同砍十万大山柴,为何韦昌辉如此厌恨杨秀清呢?

01.出身差异明显,北王、东王先天就存在矛盾,且难以缓和

古代中国,社会主要矛盾是什么?不是贫富差距,不是民族关系,而是历经几千年且不断强化的阶级矛盾;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之间的矛盾,和平年代稍微缓和点,一旦处在动荡时期,两者便形同水火,随时引爆大战。韦昌辉,桂平县人,紫荆山区大地主,“田连阡陌之地”,横跨周围数县,每年光是粮食收入就是几十万公斤,再加上放点高利贷,做点生意,俨然就是“土豪”。要知道,金田起义所需要之资金、武器、粮草、弹药等,基本是韦家搞定,清朝还一度将韦昌辉视为最高领导人。杨秀清呢?李秀成自述中说他:“苦、贫莫过于东王”,啥意思呢?就是说东王出身最差、最穷,是典型的草根中的草根。杨秀清就是“烧炭佬”,是典型的清代五保户,身份地位很低。为此,杨秀清势必会反对剥削与压迫他的地主阶级,韦昌辉自然是其一。可以说,北王、东王之关系,先天不足。

02.杨秀清无视血缘亲情,杀了韦昌辉哥哥,此等血海深仇,岂能不报

1851年12月,洪秀全在永安册封天国“首义五大王”,东王杨秀清、西王萧朝贵、南王冯云山、北王韦昌辉、翼王石达开,所封之诸王“俱受东王节制”。至此,杨秀清集政权、教权、军权于一身,俨然就是天国的老大。冯、萧两人在进军途中相继阵亡,韦昌辉一跃而成仅次于杨秀清的势力派二号人物,两人之间的矛盾开始尖锐化。定都天京后,韦昌辉哥哥与杨秀清小舅子均看上天京郊外一处地产,并为之争吵不休,大打出手。按照天国法令,东王家属地位要高于北王家属,韦昌辉哥哥居然敢跟杨秀清小舅子争,岂不是犯了法律。为此,杨秀清决定借机打压韦昌辉,让北王亲自处理他兄长。如此,表面上看是杨秀清卖人情给韦昌辉,实则是要他难堪,让他杀死自己兄长。道理简单,若是韦从轻处理,杨势必会找麻烦,说自己徇私枉法。无奈之下,韦昌辉只好将兄长五马分尸,并说“不如此,不足以警示众人”杨秀清表示很满意,说他大义灭亲。此等血海深仇,韦昌辉岂能不报。

03.无视人格尊严,任意羞辱北王,让韦昌辉在同僚面前抬不起头

靠玩跳大神这旁门左道,杨秀清取得“天父传言”之权力,萧朝贵取得“天兄传言”之权力,两人均有教权,矛盾由此而来。韦昌辉,早年混得开,除了赞助巨额资金还靠萧朝贵赏识与提携,萧需要靠韦壮大势力。如此,韦昌辉一直都不受杨秀清待见,两者平日里就看不惯对方。定都天京后,北王韦昌辉是实力派二号人物,对杨秀清这位天国第一“大咖”是个威胁。杨秀清权力欲望很强,不容许有威胁存在,必须除之而后快,李秀成言:“是朝之大,是首一人”。为此,杨秀清便经常找理由“杖责”韦昌辉,也就是在大庭广众、众目睽睽之下,公开打韦昌辉屁股,让他在同僚面前抬不起头。例如,北殿水师大将张子朋麾下水兵闹事并激起兵变,杨秀清直接斩首张子朋,还将韦昌辉打了200大板,搞得北王好几天都下不了床。如此之人格羞辱,谁人受得了,况且韦是堂堂北王六千岁呢。

04.架空韦昌辉权力,想让其成为“虚位”诸侯,不能染指军政大事

不知大伙有没注意到,在“军师负责制”与“五军主将制”下,右军主将兼副军师的韦昌辉,理应参与天国核心军政事务,可他存在感却很低。东殿垄断政务之后,北殿基本靠边站,韦昌辉只能跟在杨秀清后面,签署名字而已。没能处理政务,没关系,军权在手就好办。那么,韦昌辉能否保持军权在握呢?答案是否定的,韦昌辉不断被边缘化,远离军事活动中心。定都天京后,韦昌辉本有两次领兵西征,指挥湖北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等地战事,可半路却被杨秀清换下,也没说明原因。两次准备好,可没成行,韦昌辉心中之委屈,谁人可知。当然,杨秀清可以说:“北殿负责京师卫戍之重任,事关重大,不容有失,北王你不能走开啊。”然而,杨秀清平日里欺负韦昌辉惯了,自然得防备他搞突然袭击,从背后捅刀子,于是将京师卫戍重任从北殿转移到翼殿,给石达开管。石达开常年领兵在外,怎么管得了。所以,后来还是东殿管,北王十分不爽。

从上述可知,北王韦昌辉与东王杨秀清既缺少“革命友谊”之阶级基础,杨秀清还仗着享有“天父传言”之权力任意羞辱韦昌辉,甚至剥夺他军政参与大权,将其边缘化。如此,也就不难理解,同饮寻江水,同砍十万大山柴,为何韦昌辉如此厌恨杨秀清,并屠杀东王府了,都是东王仗势欺人导致的。所以,人际关系很重要,得饶人处且饶人,留下一线,日后好见面。各位说呢?

参考文献:《太平天国史》、《李秀成自述》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